您好,欢迎来到上海分类信息网
免费发信息

两年鏖战地头蛇永辉未果 盒马无奈暂别福州市场

2020-5-23 7:36:34发布4次查看ip:发布人:
作者:时代财经 詹丹晴
5月5日,盒马鲜生发布《福州盒马告用户书》称,将调整福州地区业务策略,自5月7日起,暂停福州盒马博纳广场店和茶亭国际店的运营。算上今年3月停业的福新店,盒马鲜生在福州的三家门店全部关闭。
盒马鲜生公关部5月6日向时代财经指出,盒马快速开店的同时,围绕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西安、成都、深圳为节点,布局生鲜供应链体系,追求高质量发展,保持健康的体魄。“福州盒马距离供应链节点过远,暂时无法取得商品优势,现在策略性退出,待完善了再进来。”
图源:锐景创意
这次退出只是“暂别”,盒马向时代财经透露,“目前任务是把供应链做扎实,供应链系统成熟之后一定会回福州。”
半年亏损4000多万
尽管早有征兆,不过盒马的退出还是让人感到有些意外。今年3月,在关闭福新店时,盒马鲜生还对外宣称,其在福州有3家新店处于已签约和装修阶段,今年全年力争新开6家门店。
这个愿望已然落空。
根据时代财经了解,此前盒马鲜生在福州的门店采用联营模式,2017年9月,新华都和阿里巴巴旗下子公司阿里泽泰各自出资1亿元设立新盒科技,由后者负责福州盒马的运营。
2018年2月,盒马鲜生在福州落下首子,茶亭购物中心店正式开业,同年5月和12月,博纳广场店和福新店正式开业。连下三子后,盒马鲜生却没有在福州进一步扩张,与此同时,合作伙伴新华都萌生退意,连续两次转让股权。
2018年9月,为了提高经营决策效率和整体股东利益,新华都将新盒科技40.5%的股权转让给阿里泽泰;2019年10月,新华都将持有的剩余9.5%股权转让给盒马中国。
至此,盒马福州由联营转为自营。
新华都退出的背后,盒马鲜生重运营模式下盈利困难,事实上,自开店以来,福州盒马连续两年亏损。2018年全年,新盒科技实现营收1.40亿元,净亏损5883.39万元;2019年上半年,新盒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.12亿元,净亏损为4044.43万元。
铩羽而归
合作伙伴新华都离场之后,如今,盒马鲜生自己也要退出。
盒马鲜生公关部向时代财经指出,“福州盒马距离供应链节点过远,暂时无法取得商品优势,现在策略性退出,待完善了再进来。”
在挥别福州的同时,盒马鲜生表示,盒马快速开店的同时,围绕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西安、成都、深圳为节点,布局生鲜供应链体系,追求高质量发展,保持健康的体魄。
自2016年1月在上海开出首店后,截至今年3月,盒马鲜生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出了220家店,为何偏偏咬不动福州市场?
公开资料显示,福建零售业态丰富,营收在a股超市企业中排名第一的永辉超市正是发家于福州。根据福建省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《2018年福建省连锁业五十强》,新华都在综合零售业态中排名第一。除此之外,在细分业态上,中闽百汇、万嘉、元初食品、冠超市都具备优势。
尽管找来了新华都这个帮手,盒马鲜生的供应链仍难以强化。
“新华都能让部分供应商提供货品,帮盒马鲜生填满货架,却没办法提供优质优价商品。”联商网高级顾问王国平向时代财经指出,福建优质供应链资源和议价能力掌握在永辉、中闽百汇等头部企业手上,“盒马鲜生对手盘永辉超市在福州具有极大的话语权,一旦进入二选一,盒马鲜生就会被供应商踢出局。”
在新零售领域,永辉超市同样具备野心,2016年1月,对标盒马鲜生的超级物种在福州横空出世,此后,针对社区生鲜和到家业务的永辉生活及app出炉。
根据2019年7月永辉生活到家公布的成绩单,彼时永辉在全国已经布局了30余个卫星仓,仅在福州地区就有23个,业务基本渗透福州主城区用户。永辉生活·到家业务月订单复合增长率达15%~20%,成熟仓日均订单2000单。
除了永辉超市外,2016年在福州成立的生鲜电商平台朴朴超市,在福州迅速崛起实现全面覆盖。其采用纯线上+前置仓配送模式,短短两年时间,营收已经攀升至福建连锁企业中的第33名。2019年12月,朴朴超市获得1亿美元的b2轮融资。
在竞争对手猛攻的同时,盒马鲜生却迟迟无法完善自身在福州的供应链。
王国平指出,盒马鲜生在福州供应链能力被压制,很难提供优势的产品服务本地消费者,消费者不买账又进一步削弱其供应链议价能力。“盒马鲜生在福州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。规模铺不开,盒马鲜生后台成本难以化解,费用畸形偏高。退出福州市场是盒马鲜生暂时一个相对较好的选择。”
还会有下一个“福州”?
尽管选择退出福州,盒马鲜生并未停下脚步。
盒马方面向时代财经透露,近一个月来,盒马在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长沙、杭州等地陆续开出近10家门店。随着疫情的挑战逐渐缓解,开店进度将加速跟上。
在今年3月的新年战略发布会上,盒马总裁侯毅透露,到2020年底,盒马将在全国范围内新开出100家盒马鲜生大店。
不过,由于经营面积较大,同时还提供线上配送,盒马鲜生盈利并不容易。直到去年9月,盒马鲜生才宣布“12个月以上门店经调整的息税前利润转正”,这距离其首店开业已经过去了33个月。而新店的亏损则难以避免,2019年5月,大润发公告称,开业三月,海南盒马亏损了972万元。
在盈利难的背景之下,众多新零售业态也出现了关店调整的情况,包括永辉超市的超级物种、新华都的地球港、美团的小象生鲜、京东的7fresh等,而盒马鲜生在去年11月也迎来首次关店。
至于是否会出现下一个“福州”?王国平向时代财经指出,目前国内很多区域没有出现诸如永辉在福州一家独大的局面,这给盒马鲜生进入当地市场留出了空间,但如果盒马一直打不开局面,供应商也不会一直给机会,“一定要做出规模,才会有话语权,没有规模,随时可能出局。”
在王国平看来,中国供应链都是区域性为主,尽管盒马鲜生一直试图打造全国性供应链,但进度缓慢,导致其无法全国性铺开。
与此同时,盒马本身也在不断调整业态,除了大店外,还裂变出多个业态,包括购物中心盒马里、定位于城区前置仓的盒马小站、主要开在郊区、城镇的盒马mini、选品关注一日三餐的社区生鲜超市盒马菜市相继诞生。
其中,盒马mini被寄予厚望,开业4个多月,盒马mini即宣布实现盈利,侯毅透露,2020年底除了开出100家盒马鲜生外,还将在上海新开100家盒马mini。
易观电商高级分析师赵悦向时代财经指出,因城市和交通布局的不同,盒马的大店在超一线和一线城市更有机会,在更低线城市则难以向用户渗透。“盒马继续拓展大店,是因为只有通过获得足够的前端用户优势,后端供应链优势才能凸显出来。随着在一线城市大店布局基本完成,要想继续往下渗透,则要依靠社区小店去探索。”
来源:时代财经 

该用户其它信息

VIP推荐

上海分类信息网-上海免费发布信息-上海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