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上海分类信息网
免费发信息

程伟雄:疫情冲击下拉夏贝尔屋漏偏逢连夜雨加速被ST或重组

2020-5-23 8:47:20发布4次查看ip:发布人:

编者按: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、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告诉财联社记者,拉夏贝尔面临的是连锁反应产生的系统性问题,由于债务危机导致资金短缺,控制成本导致产品、店铺陈旧,供应商不愿合作及产品质量问题,导致业绩更加恶化。“从目前来看,该公司至少需要两三年的恢复期。”
“新任董事长没有很深的服装行业背景,可能释放出拉夏贝尔重组的信号。目前该公司急需大额资金进入,其控股股东、实控人邢加兴也需要资本方进入解决其股权质押的问题,那么新的董事长很可能代表的是资方。目前来看,业内对拉夏贝尔的重组拭目以待。”程伟雄说。
“目前拉夏贝尔最核心的问题是债务危机,因为所有的解决方案都需要资金支持。供应链需要盘活,产品需要更新,新的东西太少,资金又不足,也没有资本愿意进来,对融资会产生影响。”程伟雄说。
截至2019年底,拉夏贝尔境内经营网点数量为4878个,较 2018年底的9269个减少4391个,下降比例高达47.37%。同时,其直营网点及百货专柜销售额均有所下滑。
“长期供应库存商品,无论折扣力度多大,消费者大概率是不会买账的。一个店铺里长期没有变化,产品和店铺形象没有更新,久而久之便会失去消费者。”程伟雄说。
由于连续两年业绩亏损,拉夏贝尔a股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。根据公告内容,该公司年报将于5月16日披露。
程伟雄认为,市值萎缩、债务问题未解,拉夏贝尔本就麻烦缠身。疫情的冲击,导致其危机更严重。“如果没有疫情,在大环境向好的情况下,拉夏贝尔还有时间进行恢复。但受疫情影响,大多数服装企业一季度销量不佳,对拉夏贝尔来说,无疑是屋漏偏逢连夜雨。”
“在产品质量管理上,公司制订了全流程质量控制策略,在原材料采购、产品生产、成品入库等环节均制订了严格的控制流程。此外,公司聘请了知名第三方质检机构,对成衣供应商进行独立的全流程质量检测,以达到更为独立、公开、透明的质控效果。”拉夏贝尔方面向财联社记者表示。不过,该公司并未直接回应产品质量问题。
在业内人士看来,目前的拉夏贝尔,不仅业绩连续亏损,将遭遇退市风险警示,大股东债务违约问题也未解决,虽然该公司试图通过抵押贷款、人事调整、回购股份等方式进行自救,但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其困境雪上加霜。
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、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告诉财联社记者,拉夏贝尔面临的是连锁反应产生的系统性问题,由于债务危机导致资金短缺,控制成本导致产品、店铺陈旧,供应商不愿合作及产品质量问题,导致业绩更加恶化。“从目前来看,该公司至少需要两三年的恢复期。”
自救“迷途”
5月9日晚间,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,拟以子公司持有的不动产为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静安/闸北支行向其提供的不超过3.75亿元贷款额度提供资产抵押。
关于贷款用途,拉夏贝尔方面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公司以不动产向银行贷款提供资产抵押,是为满足公司经营发展及融资需要。“公司将通过拓宽融资来源渠道、有效盘活公司长期存量资产、优化公司资金管理规划及进一步提升自身盈利能力等方式,改善资产负债结构。”
此前,该公司还进行了人事调整,宣布选举段学锋为董事长,尹新仔为总裁。资料显示,尹新仔曾就职于九牧王,有多年服装行业工作背景;段学锋2019年才开始涉足服装产业,曾任职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、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。
“新任董事长没有很深的服装行业背景,可能释放出拉夏贝尔重组的信号。目前该公司急需大额资金进入,其控股股东、实控人邢加兴也需要资本方进入解决其股权质押的问题,那么新的董事长很可能代表的是资方。目前来看,业内对拉夏贝尔的重组拭目以待。”程伟雄说。
在资本市场,拉夏贝尔欲通过回购的方式提振股价,却也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。2019年8月,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《关于调整回购a股股份方案暨稳定股价措施的议案》(以下简称“回购方案”),拟回购资金总额不超过1亿元,不低于5000万元,回购期限为2019年3月22日至2020年3月21日。
而截至2020年3月21日,其累计回购a股股份357.32万股,回购金额为2000.99万元,远低于当初不低于5000万元的承诺,该公司也因此收到上海证监局的责令整改通知。截至5月12日收盘,拉夏贝尔市值为16.76亿元,较2017年刚上市时已蒸发了近百亿。
“2020年是公司转型发展的关键一年,公司将主动、积极、彻底实施结构性改革,充分发挥已有的品牌、渠道优势,坚持以顾客为中心,回归零售的本质。”拉夏贝尔方面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“在2019年‘收缩聚焦、降本增效、创新发展’等方面已取得进展的基础上,将继续狠抓当期运营改善,提高公司资产周转速度,积极布局新兴零售业态,切实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,争取实现2020年度扭亏的目标。”
“拉夏贝尔内部管理团队偏弱,太依赖创始人,企业治理层面需要反思。自救需先解困,先瘦身,聚集核心业务,将火力进行集中。同时还要调整产品设计和定价、优化渠道体系,健全企业治理机制。”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马岗表示。
披星戴帽倒计时
“目前拉夏贝尔最核心的问题是债务危机,因为所有的解决方案都需要资金支持。供应链需要盘活,产品需要更新,新的东西太少,资金又不足,也没有资本愿意进来,对融资会产生影响。”程伟雄说。
资料显示,2019年8月,邢加兴质押给海通证券的有限售条件股份1.416亿股(均为a股股份)已低于最低履约保障比例,因未提前购回且未采取履约保障措施,已构成违约。而此前邢加兴先后进行多次股权质押,截至今年5月12日,其累计质押拉夏贝尔股份达到其直接持有股份比例的99.78%。
不仅如此,该公司上市不到三年就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。其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数据显示,报告期内该公司净利润亏损21.4亿元,亏损原因主要是加大折扣力度导致毛利率降低,以及大量关闭门店。“为加速经营现金回流,公司加大了往季货品销售及折扣力度,导致公司销售毛利率与上年同期有明显下降。”拉夏贝尔在公告中表示。
截至2019年底,拉夏贝尔境内经营网点数量为4878个,较 2018年底的9269个减少4391个,下降比例高达47.37%。同时,其直营网点及百货专柜销售额均有所下滑。
“长期供应库存商品,无论折扣力度多大,消费者大概率是不会买账的。一个店铺里长期没有变化,产品和店铺形象没有更新,久而久之便会失去消费者。”程伟雄说。
事实上,该公司自上市首年便出现净利润下滑的情况。2017年,其实现营收89.99亿元,同比增长5.24%;净利润却下滑6.29%至4.99亿元。2018年,由于女装品牌业绩及毛利率下滑等因素,其业绩更是一落千丈,当年亏损1.60亿元。
由于连续两年业绩亏损,拉夏贝尔a股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。根据公告内容,该公司年报将于5月16日披露。
程伟雄认为,市值萎缩、债务问题未解,拉夏贝尔本就麻烦缠身。疫情的冲击,导致其危机更严重。“如果没有疫情,在大环境向好的情况下,拉夏贝尔还有时间进行恢复。但受疫情影响,大多数服装企业一季度销量不佳,对拉夏贝尔来说,无疑是屋漏偏逢连夜雨。”

该用户其它信息

VIP推荐

上海分类信息网-上海免费发布信息-上海新闻网